黑科技在线加持,奥迪A5的几百种非典型玩法

2017-07-03 17:18:08
来源:易车网
19

奥迪A5 Sportback开创了一种只属于自己的独特类别:五门轿跑车。

从修长的发动机罩盖到车辆尾部,无不透射出跑车的经典造型。

这次出行,是一场三个食客奔着“富春山水中生长的土鸡”而去的图谋,故简称《富春山鸡·图》。

和历史上那个著名的《富春山居图》,自然不是一回事儿;和那个搞坏了人们对富春印象的电影《富春山居图》当然更不是一回事儿。

有些美食,有千古的记载,有文人的传唱,吃的时候,九分文化,一分味道。

有些美食,就像一方寒士,声名不出于里巷。富阳的土鸡,就是这一种。

确实是太不出名了。富阳的大文豪郁达夫,是文人中的馋人,像《饮食男女在福州》一类的作品也算食文中的精品。但他留下了《钓台的春昼》这样写富阳山水的名作,却吝啬的不写一写家乡的食物。

不过,看看郁达夫对故乡山水的品题,或许也能得出富阳的土鸡为什么在民间口碑很好的缘故。

他说:“幽谷里的清景,却绝对的不象是在人间了。我虽则没有到过瑞士,但到了西台,朝西一看,立时就想起了曾在照片上看见过的威廉退儿的祠堂。这四山的幽静,这江水的青蓝,简直同在画片上的珂罗版色彩,一色也没有两样,所不同的就是在这儿的变化更多一点,周围的环境更芜杂不整齐一点而已,但这却是好处,达正是足以代表东方民族性的颓废荒凉的美。”

美食都是天赐的。富阳有山有水,又还有点野。距离热闹的杭州,矜持的保持着个百八十里的距离,留出的是一片还留着较古老的生产方式的田园净土,也留下了今天我们的一点口福。

我们三个食客是开着一辆奥迪的A5轿跑车去的,车子漂亮到不像话,就连浙江这种全国奥迪保有量第一的省份,还是引得不少人伸头来看。

把富阳的山水比做是瑞士,须知这可是1932年的人说的话,当时国人能有这样视角的太少了。

说到瑞士,我顿时就觉得眼前这一切,太像007电影之1964年版《金手指》里面的情景了——只不过那个场景是瑞士,而我们的场景是富阳——我们正面对着起伏的山路还有变换的弯道,红色的车身映着浓翠的山水,有种夸张的美。驾驶者的技术也很好,而且风格如同邦德一样激进,在这种情况下,A5带有阻尼控制的悬架与智能quattro智能四驱技术,就发挥的淋漓尽致。尽管我们是开的很粗野,但这一切是在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毕竟,我们车上还有一位穿着碎花蓝布褂的真正的美女。

1964版中的邦德驾驶的科幻级座驾上,有一台不太精确的无线电跟踪设备,用笨拙的显像管加以显示,目的是追逐一辆由数吨黄金改造的老款劳斯莱斯。

相比之下,50年之后正在驾驶全新奥迪A5的我们,不仅有12寸的大屏显示全局的驾驶操控与地理信息,还有当时的人无法想象的MMI中央信息系统,更和20颗以上的卫星随时联系,同时还有一套永久不失效的4G LTE移动网络确保我们及时更新一切环境与交通的信息,当然也包括知道地球另一侧的新闻动态。

然而,这些令军情五处的Doctor Q惭愧欲死的配备和人类智慧结晶,如今只用在一个改善我们生活品质的极微小的细节之上,比如找到一只土鸡。

不得不说,奥迪就是总给人这种科技满满的感觉。如果再说到,这台配备2.0T发动机的车辆却有着进入百公里加速6秒俱乐部的实力,以及在我们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车载的整个四驱系统正在以每秒100次的速度对油门和刹车、方向盘的每一次转动以及横向纵向加速度和地面附着力等数据进行刷新的话,毫无疑问会让司机感觉到是在描述一架太空穿梭机。

或许正是得益于这些黑科技的加持,我们毫不费力的找到了当地最好的农家乐之一,告诉我们的朋友是这么说的:“从黄公望隐居处出来,到处都是农家乐,你们找一家人多的就好了,不会差。”

当然,对于这样的模糊的人类语言,现今的AI(人工智能)在处理上还很不理想,所以只有靠饕餮客们自行加以判断,而不能由A5替我们做主,但我们很希望能够在下一代的A5上看到强AI的搭载。

浓密的树丛下是一圈抄手游廊,围出的大院里有八仙桌和条凳,老板殷勤地上来推荐土鸡、河鲜以及鞭笋,还有许多说不出名类的土产。既然已经跑了这么远,我们也就奢侈了一把,点了许多新鲜的玩意儿。

富阳的土鸡并不是名鸡,至少在百度上查不出个太多的名目。老板并没有和我们打什么商量,而是直接做成了鸡煲的方式端上来,用了适度的酱油、葱姜,基本上是先炒后烧的办法,锅盖一揭开,除了浓浓的鸡味就是一股醇厚的花雕酒的香气,没办法,这是在浙江。

一入口就知道是土鸡,但是否是“饮山泉,吃小虫”,限于水平我们还吃不出来。不过,只要是这鸡确确实实是在这百里灵秀、山水幽绝的富春山居图画中长大,那一定就够健康,不一定让吃橡树籽的伊比利亚黑猪专美于前。

更为相宜的是店家选择了一种合适的做法,这种土鸡有着很柔韧的黄色鸡皮,以及肥厚的皮下脂肪层,肉的质感也是略粗而走柔韧路线的。这样的食材,如果是白斩未必能有入口化渣的那份柔嫩细腻,如果是炖汤也就失去了其中的“猛”劲,正好是这种炒、烧、焖都有一点点的鸡煲做法,把土鸡的鲜甜与食材的质感都做到了味。

这才是在吃鸡,而不是吃超市里那种索然无味的块状物。

估计是看我们开了一辆非常漂亮的四门轿跑(车的设计者德·席尔瓦认为,这是他一生中设计的最漂亮的一辆车),老板随后也并不替我们省钱了,端上来的富春白鱼其长逾尺,色白如玉,据说是富春江里的野生货。用的是最简单的葱姜蒸的办法,火候恰到好处,鱼肉鲜嫩少刺。

遗憾的是,我还是查不到富阳的白鱼到底是什么鱼类。有人说,这可能是鲈鱼,但我们看上去却不太像。富春江里有一百多种野生鱼,而中国仅仅叫“白鱼”的地方鱼种就有十六种以上,其实并非是一种。

我倒是可以断定这是郁达夫先生爱吃的一种。这位文人有三任妻子。其中,1917年8月28日,他奉母命与孙荃订婚。这位孙女士可不是一般的家庭妇女,而是富阳有名的才女,其与郁达夫诗词场合,佳作尤多,其中更有“幽兰不共群芳去,识我深闺万里情”的名句。

后来尽管两人中道离析,但孙荃对郁达夫情深一往。1931年郁氏回乡小住,孙每日必准备“富春江的白鱼、东坞山的豆皮,娘家竹园里未露尖的早笋”来调和鼎鼐。这其中的一往情深,又岂是“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误美人”的浪荡子所能领受的。

我们的桌上也有新鲜的笋,旺火大油炒出来的,味道很好,但是毕竟带了几分乡野的俗气。如果是才女所做,一定多三分雅奇。

饭后正品着龙井,天上突然掉下来雨点儿,使我们登山的计划作罢了。但人说富阳的山水,美在“风雨晦明”的变化,这却全在回程中感受到了。我们还特意去了孙权(是三国的孙权)的故里龙门古镇,这里的龙门溪与剡溪相交穿越古镇,周围峰峦四起,围出一带着宏大的明清古建筑群,民居、厅堂、古塔、古桥、牌坊、寺庙一应俱全。

再回杭州的时候就有了夜色。夜,又有点雨,在这山水长卷中行驶,确乎得说奥迪A5带给了我们很大的安全感。驾驶者甚至有时间去体验一下不同的驾驶模式,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日常、动态等常见的模式外,这辆车还允许自定义驾驶模式,精细到了发动机的设定都可以自行设定,令人赞叹不已。

而夜色还给我们一个小小的便利,就是玩转车内的环境氛围灯,这一个小细节就可进行多达30余种的色彩调节,不得不说A5不仅仅是一辆优秀的轿跑车,还是男人天生的、可玩性极高的运动大玩具。

如果这时有一架无人机能够在空中俯拍,会看到幽暗的夜色中,在无边的江山旧道间,由氙气大灯、LED立体尾灯勾勒出的一道光迹在无尽的延伸。如果这是一个电影的结尾,那么我们一定是正在向未来穿越。

LIKE

体验奥迪 驾驭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