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检证:日本到底还有没有核辐射?

2017-02-09 10:24:15
来源:快科技
14

近日关于日本核辐射的报道再次在媒体上炒热,有报道甚至声称福岛核电站受损机组附近的辐射量已经达到死亡界线。面对人们的谈核色变,微博注册显示为亚洲通讯社社长的媒体人徐静波近日就在日本对核辐射量来了一个现场验证。

以下是他的调查报告全文:

最近一段时间,网友们咨询我最多的问题,便是日本的核辐射问题。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辐射问题发生至今已经快6年,东京电力公司最近公布了核反应堆的原子炉炉底融穿的照片和核辐射量,这一辐射量超出了预期,将会导致一位成年人在几十秒钟内死去。这一消息再度引起了人们对于日本核辐射问题的关注与担忧,网友们的咨询焦点都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日本现在到底还有没有核辐射?

为了回答大家的这一个焦点问题,最近几天,我查了日本大量的检测与分析数据,同时咨询了管理福岛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也跟日本研究核辐射问题的专家进行了咨询,基本掌握了福岛核电站目前核辐射问题的现状。我把这些内容汇聚一起,与各位网友一起分享。

大家一定记得在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岛县近海发生了9级大地震.这次地震并没有把福岛第一核电站震倒,但是随后引发的海啸,却袭击了核电站,并摧毁了核电站的供电系统。这一供电系统的被毁,直接导致了核电站反应堆的冷却水系统的破坏,核反应堆原子炉在没有冷却水冷却的情况下,出现了高温。

福岛第一核电站第一、第二号核反应堆被炸后情景

当时福岛第一核电站有6个核反应堆,其中第一号和第二号核反应堆处于运转的状态。冷却水系统被破坏后,核电站的抢险队和日本自卫队采用了空中撒水和海水喷灌的方式给反应堆降温,但是第2核反应堆的闸门受损无法打开,结果导致第二核反应堆原子炉的温度冲破1000度,并发生了爆炸,从而导致了震惊世界的核泄漏问题的发生。

当时我在办公室收看电视的现场直播,就看到核反应堆的建筑物的屋顶被炸,空中冒出大量的水蒸气,后来知道,这就是原子炉的核爆炸。核爆炸导致了核电站周围大批地区遭到核污染,周围20公里被日本政府宣布为死亡区,15万居民被紧急撤离。这种爆炸的核放射物随风飘落到周边地区,距离核电站300多公里的东京也检测到了放射物。

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周边受污染情况。

但是,自从那一次爆炸后,福岛第一核电站没有再发生过新的爆炸,也就是空中的泄漏没有再次发生。但是,由于高温,第二核反应堆的原子炉的核燃料棒开始溶解,并融穿了炉底。大量的高浓度和核燃料棒就像铁疙瘩,丢到了地面,并有一部分随着外部灌进来的水融入到地下室。地下室原来是一个配电室,因为水的流入,导致地下室成了一个地下水池,而燃料棒融化物的混入,使得这些水变成了超高浓度的污染水。

由于人无法靠近,因此过去这么多年,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都知道炉底融穿,但是不知道融穿的程度,也不知道现场的状况,更不知道炉底下实际的核放射量到底有多高?

经过5年多的努力,慢慢清楚了周边被炸乱的建筑物和垃圾,终于在今年1月,可以送一台小机器人并送入一条缆式摄像镜进入到第二核反应堆的原子炉的炉底去拍照和检测,结果发现,燃料棒和预料的一样,都已经从炉底融穿后变成了金属疙瘩,而且推测出的最高辐射量达到了惊人的每小时530Sv(希沃特),比之前预测的数值高出了7倍。这一个辐射量有多厉害?据悉人靠近后几十秒就会死亡,就连这一台机器人也没能撑过2个小时而被迫撤离。

今年1月拍摄到的炉底融穿的照片。

那么,这一份福岛核电站原子炉底的检测结果,是否意味着东京乃至整个日本,依然遭受着高辐射呢?事实并不是这么回事,这一数值只是指的是原子炉融穿处的放射量,而不是周边地区,更不是东京和日本全国的放射量。

今天(2月8日)晚上,我用北京核仪器厂制造的检测仪,在东京市中心赤坂的“东京中城”前进行了一次现场检证测试,结果发现辐射量只有00.14μSv(微西弗)。网上的资料说,乘飞机从北京往返美国1次,相当于接受0.1-0.2mSv(即100-200μSv)辐射量。机场安检一次为0.05-0.25μSv。那东京只有00.14μSv。东京的核问题学者告诉我,00.14μSv的放射量等于跟没有的一样。

随后去东京新宿看望北京著名律师陈旭先生,我们两人在歌舞伎町一起检测,也只有00.13μSv。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核爆炸事故发生后一个月,我曾拿了这一台检测仪在银座大街检测,那时候的数值是13μSv,刚好回中国出差,我在上海浦东机场检测了一下,发现有00.39μSv,后来到了北京天安门附近也检测了一次,有00.52μSv。我当时很不理解为何中国反而高,中科院的一位专家跟我解释,是因为中国属于大陆地区,各种大自然的放射物多,因此本底辐射的起点就高,譬如燃煤就会产生放射量,大理石花岗岩也会产生放射量。但是这一些大自然的放射量基本不含象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的放射性铯等顽固的致癌物质。

既然福岛第一核电站早已经没有了空中的核泄漏,那么是否意味着福岛已经没有核泄漏了?不是,核泄漏还在继续。也就是说,那些被沉积在地下室的高浓度水,还在不断地渗透到地下水系,并流入海中。福岛第一核电站建在海边,里面一侧是丘陵,因此水是从丘陵高处望低处的海中流。为了阻止这一地下泄漏,东京电力公司曾经在海边的土中建造冰墙,让这些污染水遇到冰墙后结冰,不至于流入海中。但是目前看来效果还是不大。也就是说,泄漏还在发生。

2015年8月,福岛第一核电站内发现遭遇暴雨时,雨水会携带高污染的泥土直接从地面流入海中,污染海洋。而东京电力公司明知这一情况,却没有采取必要的阻止措施,还一直向社会隐瞒这一实情。这一问题遭到了舆论的谴责,也触怒了福岛县和附近几个县渔民。

现在在核电站从事反应堆建筑物修复作业的人员

那么,目前这一地区海域的污染情况如何?福岛县边上的茨城县,有两位水产公司的社长,是我们亚洲通讯社发行的日文报纸《中国经济新闻》的读者。我问他们,现在海域的污染有没有问题,他们说,靠近核电站的2公里海域,属于禁止捕捞区,其余的海域都是安全的。捕上来的水产品,都要进行放射物的检测,目前都符合国家标准。目前,联合国原子能机构,美国原子能机构和欧洲原子能机构都在对福岛核电站进行长期的监测,没有发现新的核放射量数值的变化。

6年前遭受核辐射的福岛县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福岛县政府公布的调查称,2015年1月至3月期间,以事故发生时未满十八岁的青少年为对象的核辐射对甲状腺影响的检查中,确诊患癌的人数新增16人。如今福岛县38.5万名青少年当中,已有103人被确诊患有甲状腺癌。

对于这103名青少年患者,日本的医学界出现了意见分歧,一种意见坚决认为,应该与当年遭受了核辐射有关。还有一种意见认为,参考了远离福岛县的九州地区的青少年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两者基本接近,因此认为福岛县青少年的这一发病数,是属于正常的发病数,与核辐射没多大关系。到底这103名孩子的甲状腺癌的发病与核辐射有没有关系?目前日本的医学界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统一结论。

东京电力公司公布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炉底高辐射检测报告和照片,在日本社会并没有引起什么紧张,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不是新的辐射。但是,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确实造成了一些担忧,一些媒体在报道中没有介绍背景,也产生了一些误解。

前几天,在日本公布炉底融穿并检测出高辐射量后,中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份谈话,及时提醒国民赴日旅游注意安全。同时要求日本政府及时提供核辐射的最新情况。我觉得这一要求十分合理!日本的海洋污染与海产品的安全问题,必须继续予以关注!

网友们问我:我孩子去日本留学,我过几天去日本旅游,有没有问题?我说:没问题。因为空气中核辐射已经没有,如果担心海产品受到污染的话,你可以选择不吃或少吃。当然,这都是我个人的意见,仅供大家参考。

LIKE

体验奥迪 驾驭未来